泰州机械设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机械设备厂家

海南奥运沙如何重拾旧日辉煌

2022年04月22日 泰州机械设备网

海南奥运沙如何重拾旧日辉煌

2008年,北京奥运会沙滩排球赛场上,发明了沙滩排球的美国人包揽了男女沙滩排球冠军。但与往届奥运会沙排比赛用沙来自芬兰、丹麦和瑞典不同,在这届奥运会上,要求苛刻的沙排比赛用沙来自中国海南,这也是中国沙首次登上奥运舞台。而沙滩排球比赛后胜利者特有的“扬沙”庆祝,也一次次展示着“海南形象”,让不少人联想到海南的蓝天白云、碧海银沙。

这些奥运沙来自海南省东方市一家名叫八所石英砂矿的国有企业。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后,多家媒体派出记者赶赴此矿,众多的报道让这家地处偏远、鲜为人知的企业星光四射。

然而时过境迁,当光芒渐渐消去,她,却还是曾经的她,并未凭着这张“奥运金名片”而“点沙成金”。

虽说春节已近,不少同行已经停工,但是由于还有广东江门一家铸造企业的订单没有完成,东方市八所石英砂矿仍在生产,矿长张扬也在忙。

1月17日,当记者拨通张扬的电话时,话筒里传来他疲惫的声音:“我们这个厂子,有什么好采访的。”

“别忘了,您这可是生产2008年北京奥运会沙滩排球专用沙的知名企业。”

“哦……那好吧,等我讨钱回来再联系。”

奥运辉煌 “赛沙夺金”为国家节省2000万元

1月19日上午,站在矿区生产设备前,看着晶莹剔透的沙子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炫目的光,戴着墨镜的张扬说,他并没有忘记2008年砂矿最辉煌的那段日子。

“2008年,‘我参与、我奉献、我快乐’等高大标语牌在矿区随处可见。”张扬说,当时看着那些牌子,大家都感觉到骄傲,似乎自己就站在首都北京奥运会沙排的比赛场上,“为了保质保量生产出1.7万吨奥运沙,矿区20多名职工怀着巨大的荣誉感和责任感,每天‘三班倒’”。

张扬告诉记者,国际排联的选沙标准非常严格———沙粒的形状、大小、颜色以及沙子的磨圆度等都要符合检测要求,如果国内的沙子达不到标准,就要从国外进口。按要求,所有正式沙排场馆必须使用专用沙,不能太粗糙,不能有石块和危险的颗粒,不能有过多的粉尘和可能刺伤皮肤的隐患。另外,沙子的颜色不能太白,否则会影响电视转播效果。

一般来说,符合国际排联要求的沙子大多分布在芬兰、瑞典、丹麦。如果所需的1.7万吨奥运沙能在国内生产,估算投资为1000万元,要比从芬兰、瑞典、丹麦进口少花约2000万元。

当年,北京奥组委在中国沿海30多个城市选择了沙子样本,经筛选后确定对广东阳江、海南省儋州和东方的沙子进行取样,送交国际排联。在加拿大的实验室里经过精细检测后,东方八所石英砂矿的沙样顺利过关。

八所石英砂矿矿长助理罗兴贵是当年主管奥运沙生产的负责人。他详细讲述了奥运沙的生产工艺———原沙要经过5道加工工序才能变为成品沙:首先要对原材料进行除杂质和杂草处理,然后通过双层筛除去掉颗粒较粗大的沙子,随后经过螺旋洗矿机用水冲洗除去沙子中的泥土,再经过水力分解机把符合标准的沙子留下,最后用小型电磁振动筛,筛除个别不符合标准的沙子。

按照要求,直径0.25毫米至1毫米的沙子要占沙体的80%—92%,直径0.15毫米至0.25毫米的沙子占7%—18%。为此,八所石英砂矿采用国内先进的分离法———水力受阻沉降法。“就是把沙子传送到圆形水池中,从水池底部向上涌出压力较大的水柱,带动沙子从池底往上涌,颗粒小的沙子会被抛出,符合要求的、体积稍大的沙子就会被留下来。”罗兴贵说。

张扬说,最让他们难忘的,是奥运沙排比赛用沙权威专家加拿大的TODD KNAPTON先生在检测后的那句“OK”。

TODD通过取样机、天平、振动机等沙子测试装置,对八所奥运沙进行了随机抽样检查。经过对沙子颗粒大小、颜色以及磨圆度三项指标的具体分析,最终认定八所生产的沙滩排球场地用沙全部合格。

TODD对八沙给予了高度评价:“这批沙子十分完美,是近三届奥运会沙排比赛所用沙中最好的。”

全部生产完成后,经过无污染运送方式,“海南沙”铺进了北京奥运会赛场。

1月19日上午9时,八所石英砂矿矿长办公室里,出门讨债头天晚上才返回八所的张扬,脸上仍未脱去疲态。虽然是周六休息日,但他却必须要到矿上来处理一些出门期间拖下来的事务。

张扬说,这次出门,已经是他今年第二次去广东讨钱了———广州一个游乐场用了100多万元的沙滩沙,但是只付了30%的款,虽然不影响给职工开工资,但钱还是要要的。

八所石英砂矿,创建于1974年,创建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都是八所片区出口创汇的明星企业,也是纳税大户。

1986年,时年25岁的张扬以统计员的身份来到八所石英砂矿工作。当时的他没有想到,自己会一路从统计员做到矿长。

他清楚地记得,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,由于企业出口效益不错,矿上职工的工资还与当时公务员收入水平持平甚至还略好。

“那时产能是每年10万吨,每年能销售2万吨左右,而且90%的矿砂出口,年销售额达七八十万元人民币。作为劳动密集型企业,职工最多时也只有43人。”张扬说,这样的销售情况一直持续到2000年他通过竞岗当上了矿长。

“好运”没能一直伴随八所石英砂矿。那几年,八所石英砂矿的销售额虽然保持逐年增长,到2005年已达到200万元,但当时的200万元销售额带来的效益,却不如昔日。尤其是在2008年5月,国家叫停石英砂出口后,八所石英砂矿失去出口优势,面临着必须开拓国内市场才能生存的窘境。

不过,由于在业界的声名不错,尤其是在2007年得到的一个机遇,八所石英砂矿并未因国家政策改变而被“秒杀”。

2007年春节过后,张扬接到一个来自北京的重要电话,要求他们试产奥运沙。

“其实很多企业都有能力完成,但是可能有畏难情绪,也受利润不高的影响。”张扬说,他当时觉得国企应该承担起这项光荣而艰巨的“国家任务”,“而且,这或许也能给八所石英砂矿带来新的机会”。

事实证明,“奥运沙”这张金名片,的确给八所石英砂矿带来了一定的市场机遇。

张扬说,此次承接的广州游乐场用沙项目,就是客户指定要的,都没有竞标。同时,国内一些重大赛事,比如世界沙排巡回赛、亚洲沙排巡回赛等,也都向他们采购“奥运沙”。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后,八所石英砂矿的体育比赛用沙年销售量逐步增长,2012年达到4000吨,销售额约120万元,几乎占了砂矿总销售额的半壁江山。

而“奥运沙”生产企业的这张金名片,也为八所石英砂矿营销自己提供了便利。“江门的这家铸造企业就是我们刚刚开拓的客户。”张扬说,“现在出门一说奥运沙,很多人都知道”。

盛名之下 捧着“金沙”直叹息

八所石英砂矿目前有29名职工,其中6名为管理人员,23名为工人。

1月19日上午11时,在矿上工作了近20年的老职工倪明儒,正顶着太阳和一名女职工对水厂用的过滤用沙进行打包。打完包后,他伸出双手,在一旁捧起一把雪白细腻的铸造用沙。白沙缓缓地从他的指缝间流落,与一双黝黑粗糙的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手捧白沙,倪明儒有些无奈:“我们是捧着‘金沙’直叹息。如果不干打包、搬运的活,不加班,扣除养老保险,我们一个月的工资不到1000元。”

在张扬的办公室里,记者见到了砂矿2012年12月的工资表。

在工资表上,工人倪明儒、出纳吉海珠和矿长张扬的工资条,说明了企业3个不同岗位的收入现状。

倪明儒的工资条显示:计件工资40元,计时工资356元,筛沙、打包上车2137元,各项福利补贴(劳保)66元,合计2599元,扣除养老保险96元。最后他能拿到手的是2503元;吉海珠,合计收入扣除养老保险96元后是1302元;张扬,合计收入扣除养老保险96元后是3203元。

张扬表示,企业现在每年只有半年左右时间在生产,生产时的收入要高些,不生产时大家就只能领基本工资。根据东方市国资部门的相关文件,作为矿长的他可以拿员工平均工资的三到五倍。

“当矿长至今,我一直拿的都是员工平均工资的两倍。”他说,企业生产线几乎全自动化,工人们上班不会太辛苦,只是看机器。蛋糕就这么大,外请搬运工的工费太高,只能通过增加额外工作,鼓励职工“多劳多得”。

“有奥运沙这样的金字招牌,企业的发展空间应该很大啊!”

“难啊。”张扬也是一声叹息。他从办公室隔壁的资料库里翻箱倒柜拿出一卷图纸,图纸的包装盒上布满了灰尘。

“你知道这是哪里吗?”展开已经泛黄的图纸,张扬指着图上标有“N”的一片区域说,这是之前勘探单位查明的石英砂矿2号矿体,就在东方市区东海路到三角公园一带,如今这里已经是闹市区,石英砂都埋在城市建筑下面。

“八所的石英砂资源是十分丰富的,曾经查明的13个矿体储藏量有2500万吨以上,但是如今大矿体都随着城市建设进程压埋到了村庄和建筑物之下,几乎可以说‘全军覆没’。”张扬惋惜地说,石英砂是不可再生资源,国家禁止出口就有保护资源的考虑。

他告诉记者,也有企业找到他谈合作,“但是没有资源,我们拿什么和别人合作?”

未来之路 如何用活金字招牌

八所石英砂矿真的只能坐吃山空了吗?在外人的眼里,并非如此。

海南神话椰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焕波认为:“在不少人眼里是‘废品’的椰壳通过加工,就能变成工艺美术品等,提升了价值,奥运沙也一定可以。比如将八所石英砂矿的沙子包装成特色纪念品上市,就可以达到‘点沙成金’的目的,而不是像现在一吨沙只能卖到300多元。”

东方市相关部门一位负责人则说“八所在很久以前是海滩,是冲击出来的沙地,逐渐演变成为现在的样子,八所地区因此分布有很多大型矿床,石英砂矿尤其质量优良”。他认为,东方有很长的海岸线,如果能在开发东方旅游的同时,在八所铺就一片“奥运沙滩”,一定可以成为海南独具特色的海滩。“可以想象,夕阳西下,一对恋人手牵着手,踩在洁白柔软的沙滩上漫步时的浪漫。奥运沙品牌,也一定可以成为东方市旅游的一大卖点。”

“体育比赛用沙、奥运沙特色纪念品……可做的事太多了。比如借助奥运沙的金字招牌,矿场还可以开发矿区旅游,像儋州打造千年古盐田旅游一样,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,推出独具特色的砂矿游。”从事旅游地理教育多年的李明教授同样建言,八所石英砂矿完全可以叫卖其资源稀缺性、文化独特性,为企业开辟新路,带来新的效益。

记者手记 老国企更要有市场嗅觉

奥运光环,无论对于哪家企业来说,都是一张求之不得的金名片。手持这样的金名片,无需多言,便可身价倍增。

但是这样的身价,在八所石英砂矿身上却没有实实在在地得到体现。对这家企业而言,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,就像一束光,照亮了砂场,但转瞬即逝。

与不少老国有企业面临窘况一样,八所石英砂矿的出路不仅在于打破现行企业制度,为抢抓市场机遇构建更为灵活的管理机制。还在于不断挖掘潜力,充分利用自身优势将企业做大做强。

资源缺乏,但是品牌还在。中国唯一生产“奥运沙”的企业,这是一张多么大的金字招牌!出售矿砂的同时,深挖“奥运沙”内含的体育、旅游、文化附加值或许更是一条明路。

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。不断探索新出路,让企业的市场嗅觉敏感起来,唯有如此,才能让八所石英砂矿“活”出精彩。

癌症筛查

肿瘤筛查

甲基化

甲基化